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石湾陶艺
论石湾陶艺自信之必要性!
发布: 华夏珍陶阁   时间: 2018-03-30   点击: 3864

作者:王浩然

    好友冯志伟大师最近遇到了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情:他的作品又被人“山寨”了(咦,我为什么说“又”)——这一次是《戏蟾》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上一次是《鼓舞飞扬》,被一个德化比较有名的作者仿了。这两件作品都是外地窑口的人仿冒;至于本地的同行相仿,不知凡几。他绝不是第一个“中招”的石湾作者,据我所知,刘传、庄稼、刘泽棉、潘柏林、何惠娟等大师的作品,或多或少都被人“克隆”,而对方不仅有无名小卒,也有成名高手。

    官司是不可能打的,在现有的法律体制下,旷日持久且输赢难料——这世道何止是“指鹿为马”,六耳猕猴分分钟干掉美猴王你信不信?常言“缸瓦碰瓷器”,世道不古,现在是“瓷器碰缸瓦”。


    以上都不是重点。今天的重点是,论自信。
 

    具体来说是石湾陶艺缺失多时的、石湾作者应有的自信。


    其一,“工艺品”与“艺术品”的自我定义。普品不谈;最常听到的是“我这些是工艺品而已”,鲜有自称“艺术品”的。谦虚归谦虚,也要分场合。三五知己自嘲无伤大雅,遇到同样是艺术家、文化人之类的高素质人群,用词不严犹如底气不足、未战先怯。石湾的作者手艺很好,口才很烂。有些场合(懂的都懂)来说,还是需要作者能讲,讲出更高深的东西,才能达到服人。你是作者你自己都没自信讲,讲都讲不清,别人会怎么看你?更不用说不管对方身份地位如何,只要是外行人,作为作者就有扫盲和科普的作用,而不是任由别人臆想——最简单的比喻:观众“这(石湾)马不错,要是能凌空飞起不要任何外物支撑就更有动感了,嗯,这里要扣几分”……


    我向来是很反感把石湾公仔一律称为“工艺品”的;那意味着观众水平有限,只见皮毛,不知精神,作者的构思、意图、精神、情感,于他而言一切归零,他只关注到“工艺”、“釉色”甚至是“我操,这个脚指头做得好逼真”之类。是否艺术品暂且不说,作品能够为同行所仿冒,足以证明这是好作品,不然为何没人仿冒我的作品呢?既是好作品,为何不能自信地大声吆喝。


    其二,“民窑”与“官窑”的身份。时有人言“石湾陶,民窑而已”。几千年过去了,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”言犹在耳,于今还有阶级固化秀优越感的,着实可笑。什么时候我们搞一切收藏都唯出身论?都以材料为价值界定标准?那不如大家都去玩黄金翡翠,因为不管多贵的字画也是破纸一张?


    石湾陶正因其“民窑”的身份,所以才更自由、更包容、更活跃、更具生命力、更有深度。诸君试看,官窑的作品,题材纹饰图案都是固定的,寓意也是固定的,查查资料并不难懂——哪个想不开的敢做一些借古讽今的作品,活得不耐烦了?民间的东西不一样,比如石湾陶,要拿几件旁人不轻易看得懂、看得出玄妙的作品,一点不难。


    其三,“传统”(或称“本土”)与“学院”(或称“国际”)之别。我向来不反对取人所长,但是我认为,“石湾公仔”必定是姓“石”的,等同于即使夹杂一两个英文单词,也还是中国话,大家能听懂,整句都是字母那还能叫中文?并不是说在“石湾”用“石湾泥”烧“石湾窑”就是“石湾公仔”;传统是一门艺术品类的根,任何艺术品类都有其传统,这是应该继承,应该潜心苦练的。纵观石湾真正的大家,无一不是老老实实从临摹学起,未闻有如神兵天降者。


    记得一次石湾公仔珍品展览,有人质疑“神韵是不错,为什么感觉这些东西比例都不对呢”。哦,讲比例是吧,你看看汉代陶俑、镇墓兽,哪个是讲比例的,偏偏观众脱口而出这是什么,偏偏就是公认的稀世珍宝。并不是说讲比例,学“西方”就一定不对,但凡事过犹不及,每件作品都按比例?世上人人都是“九头身”?


    同样的问题,刘传大师是这么说的——时为上世纪六十年代,刘传赴中央美院讲课——石湾陶塑属于视觉艺术范畴,夸张是它的艺术表现手法,从形式到内容的夸张呈现富有吸引力,人们最直观的视觉感知来源于造型的跳脱升华,而非现实本身……创作者根据特定的人物形象和性格理解,设法放大其特点,强化的部分便别有趣味,也是传神所在。这与鲁迅先生所讲的写议论文的方法,异曲同工:抓住对方论点的漏洞,一击奏效,何须面面俱到,逐点反驳?

 

    其四,“观众影响作者”还是“作者影响观众”。善听意见固然是好,作品随行就市也是应该,否则世上艺术家都如梵高般,贫困潦倒,谁来传承。但是我向来觉得,作者也应该有影响市场、提高观众水平的义务,这是双向的关系。作者创作的时候也应该加入自己的想法,挑战工艺难度,创作全新的构图等,于寻常题材中造出不凡——向来雅俗共赏,方为佳品。比如钟馗题材,前辈大师们有“捉鬼”,有“拔剑”,有“乐升平”,有“引福”,各具匠心,都是经典,经久不衰。


    张学友有一次答好事者提问,“为什么你不去参加歌唱节目”,是这么说的,“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去参加,因为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,就来评判我,我觉得没有必要……”石湾公仔,应同此理。当然有的评比还是要去,但是有机会“答辩”,就应该自信一点。“窝里横”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声如洪钟的,偏偏很多时候走出去与人交谈,就唯唯诺诺甚至噤若寒蝉,这才是我最为忿忿不平的地方。


    最后,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,还是要特地说明一段。自信不是自卑,更不是自大。根基未稳就开宗立派,豪言“创新超越”之行径,向来为正道所不齿。然而我不是陶艺家,所以只能敲敲文字,略尽绵力。往后如何,还望诸君细思。

关于微信公众号